河南百年考古实证中华文明一脉相承

在省文化和旅游厅、河南日报报业集团、省文物局指导下,由省文物考古学会主办,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河南日报文旅新闻部承办,各省辖市文物管理部门、考古研究院协办的河南省纪念仰韶文化发现暨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100周年系列活动,评选出了“河南考古百年”百大考古发现项目、经典考古报告、重要考古报告,引起极大的社会反响。

百年考古、百年探索,百年艰辛、百年辉煌,河南考古为中国考古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什么样的贡献,百大考古发现项目有什么特点?河南考古事业发展未来的重点在哪里?10月12日,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刘海旺进行了全面解读。

河南是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的摇篮

1921年对仰韶村遗址的发掘,标志着中国现代考古学的诞生。而以仰韶村遗址为代表的同类型遗存被命名为仰韶文化,则是中国近代考古学史上出现的第一个考古学文化名称。

1928年,安阳殷墟的科学考古发掘开始,这是中国考古事业中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考古发掘,也是完全由中国考古机构和学者自己主持完成的,因而殷墟又被誉为中国现代考古学的发祥地。殷墟考古发掘锻炼和培养出了中国第一代著名考古学家,其中不少人成为河南考古事业的先驱。

1931年春与秋,我国近代田野考古学的奠基人之一梁思永先生先后主持了安阳后岗遗址的两次发掘,发现了著名的“后岗三叠层”,开创了考古层位学的先河。

除了殷墟发掘外,20世纪30年代还有几次重要考古发掘,如河南浚县辛村西周卫国墓地和辉县琉璃阁东周墓葬、浚县大赉店遗址、荥阳青台遗址等。这些遗址、墓葬的调查、发掘,以及考古发掘报告的编写,揭开了河南地区考古发掘和古文化遗存研究的序幕。

百年考古展示华夏文明发展脉络

●河南在旧石器时代考古领域发现了许多古人类化石材料、旧石器时代遗址或地点,是研究人类起源与演化的重要地区。

三门峡水沟、会兴沟和灵宝营里,发现了大量的旧石器;荥阳织机洞、栾川蝙蝠洞以及安阳小南海等几处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出土了数以万计的石制品。尤其是灵井“许昌人”、栾川孙家洞“栾川人”、鲁山仙人洞遗址的发现引人关注。河南的旧石器时代考古工作已被国内外学界所重视。

●河南在中华文明起源时期新石器时代考古中,建立起了较为完备的新石器时代文化谱系。

距今10500年至8600年左右的新密李家沟遗址,具有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过渡的性质。

距今9000年至7000年的新石器时代中期文化主要是裴李岗文化。目前,河南发现裴李岗文化遗址有100余处,较为著名的遗址有新郑裴李岗、唐户以及舞阳贾湖等。

距今约7000年至5000年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仰韶文化,是我国史前文化考古中发现最早、出土资料最为丰富的文化遗存,学术界对其研究也较为深入。其中,庙底沟类型时期是仰韶文化的鼎盛时期,以种类繁多的彩绘陶器为代表,出土范围涉及大半个中国,被誉为“文化上最早的中国”。河南发现的重要仰韶文化遗址还有濮阳西水坡遗址、灵宝西坡遗址、巩义双槐树遗址、郑州西山城址等。

距今约5000年至4000年新石器时代末期的河南龙山文化,对以中原为中心的历史趋势的形成和夏王朝的建立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般认为,河南龙山文化晚期可能已经是夏文化的早期遗存。河南在此时出现了大量的城址,如登封王城岗、新密古城寨、淮阳平粮台、郾城郝家台、濮阳戚城、辉县孟庄、博爱西金城、温县徐堡、平顶山蒲城店以及禹州瓦店等,其中登封王城岗遗址可能是夏代的“禹都阳城”,而淮阳平粮台城址可能是龙山时期该地区的政治、宗教中心。

●河南是探索夏商文化的核心地区。二里头遗址是夏代中晚期都城,偃师商城、郑州商城及小双桥遗址、安阳洹北商城及殷墟构成了商代从早期到晚期的都邑变迁图景。

1959年夏,中国著名考古学家徐旭生先生率队在豫西进行“夏墟”调查时,发现了二里头遗址,从此拉开了夏文化探索的序幕。近年来,河南在新砦期文化和二里头文化考古中均取得了突出成就,尤其是几座城址的发现,如新密新砦遗址、平顶山蒲城店新砦期城址、郑州东赵新砦期城址,以及郑州大师姑二里头文化城址、新郑望京楼二里头文化城址等,进一步表明了当时社会复杂化的程度。新密新砦遗址具有都邑性质。二里头遗址通过多年的发掘,发现了宫城遗址,是迄今可确认的我国最早的宫城遗迹。

商文化是中国青铜文化的鼎盛时期。安阳殷墟作为商代晚期都邑遗址,最早因出土甲骨文而闻名于世。经过多年的发掘,殷墟出土了包括珍贵的青铜器、玉器和甲骨文在内的大批遗物,其中以武官大墓、小屯南地甲骨、妇好墓发掘最为引人注目。1955年发现的郑州商城,是目前我国发现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商代前期都城遗址,被认为是“殷汤所都”——亳都,但也有研究者认为是仲丁之隞都。偃师商城时代与郑州商城基本相当,地据要冲,规模宏大,规格高,关于其性质,有西亳说、桐宫说、军事重镇和辅都说。郑州小双桥遗址可能是仲丁之隞都,或认为属宗庙、祭祀场、离宫别馆等。洹北商城可能为盘庚迁殷后的都城。

除此之外,还发现有商时期方国遗存或商代聚落遗址,如焦作府城遗址、新郑望京楼商代城址、罗山天湖息族墓地、荥阳小胡村舌族墓地、正阳闰楼遗址、荥阳关帝庙遗址、济源柴庄遗址等。

●河南两周时期王国都城、列国都城与贵族墓葬等充分展现了中国古代社会大变革时代高度发展的中原文化。

西周王朝建立后,周公东征,营建东都洛邑(洛阳)。1984年,在汉魏洛阳故城发现三重城垣,其中最下层城垣为西周时建造,可能就是成周城。此外,考古还发现并发掘了虢都上阳城遗址、荥阳娘娘寨西周城址、荥阳官庄城址等。

河南已发掘的西周墓葬达2000余座,其中比较重要的有洛阳地区的西周墓葬、鹿邑太清宫长子口墓、三门峡虢国墓地、平顶山应国墓地、南阳鄂国贵族墓等。

公元前770年,周平王被迫迁都洛邑,东周开始,洛邑成为东周的王都。考古工作者在洛阳发现了东周王城城墙,城内外分布有宫殿建筑、粮仓、手工业作坊、墓葬等重要遗迹。

新郑郑韩故城是国内保存最好的东周时期列国都城之一,西城中部发现有宫城遗址和战国晚期韩国王室专用的地下冷藏建筑设施。东城最为重要的考古发现是三处郑国祭祀遗存,出土了348件郑国公室青铜礼乐器。

东周时期的墓葬考古发现主要有洛阳王城内外的墓葬、郑韩墓葬、魏国墓葬、楚国墓葬及其他方国墓葬。其中郑韩墓葬和楚国墓葬发现最多,如新郑胡庄韩王陵、上蔡郭庄楚墓、淮阳楚墓、信阳长台关楚墓及城阳城楚墓、淅川丹江口水库楚墓等。

●汉魏洛阳城、帝王陵墓、画像砖石壁画墓、农耕聚落、冶铁作坊等是秦汉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古代大一统国家开创和民族大融合的历史见证。

秦统一全国的时间较为短暂,但中原地区是秦国东出关中统一六国的必经之地。在今河南西部及西南部的三门峡、洛阳、南阳等地区发现了数量较多的秦人墓。

河南在东汉、魏晋南北朝时代仍是全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这个时期,中外文化交流和早期石窟寺等反映各民族间文化交流的遗迹遗物更为引人注目,佛教遗迹保存较多,佛教雕刻绘画艺术得到发展。

汉魏洛阳城是东汉、曹魏、西晋、北魏四个重要王朝的都城,东汉代洛阳城仍然沿用西汉的两宫制,到了北魏时期,改为单宫制,并明确突出中轴线的重要性。北魏洛阳城的宫城、阊阖门以及太极殿的发掘成果突出。始建于曹魏时期的太极殿,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座“建中立极”的宫城正殿,其创建的宫室制度及都城格局,开创了中国及东亚古代都城布局的一个新时代。影响了中国乃至东亚古代都城布局一千多年。此外,汉魏洛阳城还发掘了东汉太学遗址和北魏永宁寺遗址。

东汉12座帝陵,除献帝禅陵远在焦作修武以外,其他11座帝陵都在洛阳故城附近。位于洛阳的东汉帝陵分为南北两个兆域,陵寝制度较西汉有了较大的变革。西晋和北魏的帝陵也分布在洛阳北部的邙山上。

安阳曹操高陵出土有多件带有“魏武王”铭文的文物,为确定墓主人为曹操提供了重要证据。而洛阳西朱村曹魏大墓,出土的大量刻铭石牌和曹操高陵出土的同类器极其相似,为研究曹魏时期高等级墓葬的葬制提供了重要参考。

新安汉函谷关作为汉代最为重要的一处内关,为关隘制度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同时也为丝绸之路的申遗工作提供了重要支撑。

河南小浪底水库发现的东汉时期黄河古栈道遗迹,以及黄河北岸有关黄河漕运与军事布防的建筑遗迹,对我国古代建筑、黄河漕运、军事守备等多方面的研究提供了宝贵资料。

河南汉代冶铁考古取得了突出的成果。先后发现并发掘了巩义铁生沟、南阳瓦房庄、温县招贤村、郑州古荥镇、鲁山望城岗等冶铁遗址,获得了足以代表汉代冶铁业技术水平的考古发现。

内黄三杨庄汉代聚落遗址首次再现了汉代农业乡里的真实景象,为研究汉代的基层社会组织结构提供了绝好的实物资料。所揭示的汉代中下层民众生产、生活状况的庭院与生活环境,填补了考古学研究的空白。

●隋唐洛阳城、大运河、国家仓窖等反映了隋唐时期中原地区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与交流的繁荣景象。

隋唐洛阳城是隋唐两代东都城。其中,中轴线上的几座大型城门和宫殿已经考古发掘。应天门为宫城的正南门,为隋唐洛阳城中保存最好的一处遗址,也是隋唐两京考古发掘出的第一座宫阙遗址。定鼎门是隋唐洛阳城外郭城正南门,“一字阙”的城门在隋唐两京考古中也是孤例。武周定都于洛阳,在贯穿“神都”南北的中轴线上,修建有明堂、天堂、天枢等建筑。

隋代是我国古代大型国家粮仓建设的顶峰时期,也是我国古代地下储粮技术发展最完备时期。洛阳回洛仓遗址和浚县黎阳仓遗址,代表着隋代不同类型的大型国家粮仓,揭示了我国古代地下储粮技术水平。两处粮食仓储遗址的考古发现,为中国大运河成功申遗提供了珍贵实物证据。

三彩瓷是巩义窑址的一大亮点,该窑址还有可能是青花瓷的发祥地。

●北宋东京城、西京洛阳城、宋金元瓷窑等显示了宋金元明时期城市经济繁荣和社会文化的进一步发展。

经过多年的考古工作,一系列重要考古发现都以实物形式印证了宋代的繁华。大量北宋墓葬的发掘也基本勾勒出了中原地区宋墓的轨迹。

北宋东京城深埋地下,经勘探可知,该城由外城、内城和宫城组成。近年发掘了北宋东京城顺天门(新郑门)和州桥遗址。顺天门(新郑门)是北宋东京城外城上的4个“直门两重”的正门之一,是目前北宋东京城遗址外城诸城门中保存最完好的一座,也是唯一一座经过正式考古发掘的城门。州桥是东京城内御街上横跨汴河的一座重要桥梁,该桥为南北向砖石结构的拱形桥,目前发掘的桥体是明代在宋代州桥的基础上重修而成。

洛阳北宋衙署庭园遗址,是目前我国古城中首次发现的宋代园林,其保存情况之好、保存面积之大前所未见,为研究宋代大型官府衙署的建筑布局,提供了难得的实例。

北宋皇陵位于巩义市西南的丘陵上,各陵陵园建制相同,均由上宫、下宫、后陵和陪葬墓组成。北宋皇陵的陵园布局在地势上南高北低,这是北宋皇陵的一大特色。

宋代墓葬在河南是一大特色,尤其是仿木结构的砖室墓更具代表性。如早年发掘的白沙宋墓,《白沙宋墓》一书已成为学界经典之作。多年来,河南发掘的宋代墓葬达万余处,其中不乏达官显贵的墓葬,如洛阳北宋宰相富弼家族墓、安阳韩琦墓等。

河南瓷窑遗址分布较广,其中清凉寺汝瓷官窑的发掘可谓惊世发现,出土遗物极为丰富,绝大多数为汝官窑瓷器。尤其是发现了相当数量的传世品中所罕见的新器形,是陶瓷考古的重大突破。而禹州神垕钧窑遗址的发掘表明,钧窑的发展历史分为3个时期,大体覆盖了钧窑发生、发展、繁荣的历史发展过程。

明代河南分封有周、赵、郑、潞、汝、唐等多位藩王,留下大量的王府遗迹和墓葬。其中周王府位于开封,王府遗址局部已考古发掘,王府宫殿碧瓦朱门,极为奢华。近年发现的永宁王府遗址是国内发现的唯一一座按照规制修建的明代早期郡王府。荥阳周懿王壁画墓由主墓、祔葬墓和寝园建筑等多部分组成,主墓及其祔葬墓的排序方法为研究明代王墓制度提供了全新的材料。

新时代河南考古的使命和前瞻

一百年来,在一代又一代的考古人艰苦奋斗、攻坚克难、共同努力下,河南考古工作取得了累累硕果,用一系列的大发现实证了河南在中华文明发展进程中的核心地位。

刘海旺说,在新的理念和方法的指导下,未来要将所有的考古发掘工作纳入大的课题意识和规划中,纳入揭示古代社会发展状况的整体体系中,紧紧围绕人类起源与演化、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国家起源与早期发展、古代都城与城市及聚落发展、古代墓葬制度及其演变、古代工程技术与手工业技术发展等课题开展。做好大遗址保护中的考古工作,支持黄河国家文化公园、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等建设,服务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大局,为“努力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而继续奋斗。

责任编辑:李海啸